• <xmp id="yqqku">
  • <menu id="yqqku"></menu>
    <input id="yqqku"><s id="yqqku"></s></input>
  • <xmp id="yqqku"><input id="yqqku"></input>

    “松綁”放權:從“敢為人先”到“勇于擔當”

    • 時間:
    • 瀏覽:0

    1984年3月24日的《福建日報》頭版頭條(資料圖片)

     寧德時代連續四年動力電池裝機量位居世界第一。圖為寧德時代所在的寧德鋰電新能源小鎮如今成為我省新興產業集聚發展的新引擎。資料圖片

    核心提示

    1984年春天,福建55名廠長、經理敢為天下先,聯名發出《請給我們“松綁”》的呼吁信,轟動全國,成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史上的一個標志性事件。

    30年后,30名企業家致信習近平總書記,“說說心里話”,就加快企業改革發展提出建言倡議??倳浻H自回信,續寫福建企業改革發展佳話。

    從“敢為人先”到“勇于擔當”,兩段“佳話”濃縮改革開放以來福建企業發展史。站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歷史節點上,福建企業家傳承發揚愛拼會贏的精神,不斷破除體制阻礙,挺立創新發展潮頭,正譜寫出改革創新、轉型升級的新篇章。

    東南網7月1日訊(福建日報記者 林侃 游笑春)一切,都要從一場看似平常的會議說起。

    1984年3月21日,福建省廠長(經理)研究會成立大會在福州召開。參會的是55名來自我省各地國有骨干企業的廠長、經理。會議主題有二:一是通過研究會章程,選舉產生第一屆理事會;二是交流搞好企業的經驗。

    會上,當福日公司和福州鉛筆廠的負責人發言結束,交流會慢慢“變了調”,成了“訴苦會”。

    當時,福日公司是福建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福州鉛筆廠是國有企業改革試點單位,擁有比一般企業更多的自主權。他們的“經驗之談”,卻讓其他廠長、經理坐不住了。

    “同樣面臨工業指標的壓力,可人家擁有那么多自主權,我們卻被舊體制‘五花大綁’?!薄吧a計劃、原材料、產品銷售、工資獎金、干部人事等全由主管部門說了算,工廠連建個廁所都要層層報批?!薄叭绻覀円灿羞@些權力,也能把企業搞好?!薄?/p>

    既羨慕,又不服!

    被激烈的討論所感染,參會的時任省經委副主任黃文麟建議,以與會55名廠長、經理的名義向省委主要負責同志“上書”。

    大家一致贊成!黃文麟連夜將意見集中起來,形成一封題為《請給我們“松綁”》的呼吁信,希望向企業釋放五項權利:領導班子的選人用人權、干部制度的改革權、獎勵基金的主要分配權、指令計劃外的生產經營決定權、領導體制的改革權。

    23日下午,時任省委第一書記項南對呼吁信作出批示。

    24日,《福建日報》以《五十五名廠長、經理呼吁——請給我們“松綁”》為題,在頭版頭條將呼吁信全文刊發。

    一石激起千層浪?!度嗣袢請蟆贰豆饷魅請蟆贰督洕請蟆泛汀都t旗》雜志等全國主流媒體紛紛轉發……

    而在福建,呼吁信發表當天,省委組織部就形成三條意見,在企業人事任免、干部制度改革、廠長責任制等三方面給企業放權。省經委、財政廳、勞動局等有關部門紛紛作出反應,堅決推行改革,支持“松綁”放權。

    當年4月起,福建省政府連發9份紅頭文件,落實企業自主權。

    5月10日,國務院頒布《關于進一步擴大國營工業企業自主權的暫行規定》;不久后,中共中央出臺了《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

    自此,改革浪潮蔓延到全國,國有企業逐漸掙脫束縛,走上了以放權搞活、自主經營為開端的改革發展之路。

    始于這封呼吁信,福建的國企改革熱潮涌動,國有企業發展突飛猛進——

    1985年4月,全省推行廠長負責制;1987年6月,全省國營工業企業承包經營責任制全面展開;1994年起,300家國有工業、商業企業逐步推行公司制;2002年至2005年,福建掀起以產權制度改革為重點的新一輪國有工業企業戰略調整;2008年以來,持續推進企業結構調整和戰略性改組,對省屬企業進行整合調整,優化國有資產布局結構,提高資本集中度,擴大企業規?!?/p>

    2014年,在“松綁”放權30周年之際,由時任省企業和企業家聯合會名譽會長黃文麟執筆,以《敢于擔當、勇于作為》為題,以30名企業家的名義向習近平總書記寫信,“說說心里話”。

    當年7月8日,習總書記回信,肯定建言倡議很有意義,希望廣大企業家繼續發揚“敢為天下先、愛拼才會贏”的闖勁,為國家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發揮更大作用。

    講述

    跨越三十年的兩封信

    講述人:黃文麟

    我當時是省經委副主任,平時與企業接觸多。廠長、經理們反映的問題和他們的苦衷,我非常理解。

    如果按一般方式,讓大家向主管部門反映、寫報告等,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要有一個超常規的行動,要有一股沖擊的力量來反映、解決這個問題。我就提出來,能不能利用這次廠長經理研究會成立的契機,借用與會者的集體力量,采取直接上書的形式,來爭取政府下放企業自主權。

    我立刻找了一些與會者征求意見,大家紛紛表示贊成。當晚,呼吁信初稿一氣呵成。

    之所以用“松綁”一詞,是因為廠長、經理們深受計劃經濟模式的“五花大綁”之苦。要完全消除舊體制下的弊端,當時不現實,但給企業家松一松“綁”應該是能做到的。

    23日,初稿提交會上討論,僅作了小修改便一致通過。下午4點左右,我與時任省企管協會秘書長滕能香一起拿著呼吁信直奔省委。

    下午5點左右,項南同志的秘書就來了電話:“呼吁信項南書記不僅看了,還有批示,要轉到《福建日報》明天頭版頭條刊登?!?/p>

    我把這個消息給大家一傳達,大家都很激動。

    此后,《福建日報》刊發呼吁信的3月24日被定為“全國企業家活動日”,“松綁”一詞也被作為改革的一個代名詞被廣泛使用。

    2014年是“松綁”放權30周年,企業家們都在關注如何慶祝這個重要日子。我提議以30名企業家的名義聯名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得到眾多響應和支持。

    這封信再次由我主筆。我與省企聯主持召開了幾場企業家座談會,對聯名信內容反復討論修改。一個多月,八易其稿!

    最后,30名企業家鄭重地簽了名。

    如果說30年前“松綁”放權的呼吁是“眼睛向上,伸手要權”,那么30年后的這封信則是“眼睛向內,自我革新”。信里除了提出進一步簡政放權,主要匯報了加快改革發展的決心和舉措,提出更嚴格的自我要求。

    7月8日,一封滿懷關切的回信從北京“飛”到福建,讓福建企業家們倍感鼓舞、振奮。

    兩封信,雖然相隔30年,但表現出來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渴望打破舊框框的勇氣和創新精神,對深化企業改革、建立現代企業制度、促進政府職能轉變都有同樣重要且深遠的現實意義。(福建日報記者 林侃 整理)

    1   2  


    91在线视频观看
  • <xmp id="yqqku">
  • <menu id="yqqku"></menu>
    <input id="yqqku"><s id="yqqku"></s></input>
  • <xmp id="yqqku"><input id="yqqku"></input>